8月5日凌晨,示威者包圍天水圍警署,「天水圍少女」Chloe(化名)被捕,遭男防暴警抬起時「被走光」露出內褲,片段在網上瘋傳,多個女性團體斥警方踐踏女性尊嚴,事後警方回應時歸咎穿裙的她激烈掙扎,三名女警無法制服。Chloe首次受訪展示傷痕,指當時全程由男警制服,直斥警方責備受害者是天大的笑話。

今年21歲的Chloe展示傷勢,手掌擦破皮,手臂、膝頭亦有多處瘀青,惟她說不清哪一處是由警員腳踢或押走時造成,背上的傷口則由警棍所致。

「我話我着緊裙,你畀我企起身啦,但防暴警充耳不聞。 」

自小住在天水圍的她,當日與數名朋友前往天水圍警署聲援被捕者,在天耀邨行人路,一群街坊質問對面的防暴警察「點解元朗打人冇警察」,戴口罩的她加入呼喊。她憶述,對面約十多名持盾防暴警突然衝過來,先把她按倒制服,並以索帶綁緊她雙手,她被腳踢,又被警棍毆打,然後一聲「抬起佢」,便把她抬起。

她當時身穿黑色連衣裙,印象中全是男警緊抓其四肢,令她背部着地,口罩、cap帽被扯甩。她不斷慘叫,呼喚「女警」、「記者」,又重複要求「我着緊裙,你畀我企起身啦」,但防暴警察充耳不聞。後來片段所見,防暴警更進一步抬起她,令其雙腿朝天,裙被捲起至露出下半身。男防暴警一邊抬,一邊罵她「嗌乜嘢」,又怒斥「八婆,頭先鬧得好開心」。她指當時雙手被綁緊,「我努力拉返條裙落嚟,想遮,但唔知途中條底褲有冇甩到」。

至轉角處,慌亂中她瞥見對面馬路有女警,便「用盡全身力氣撻落地」,再要求站起來,女警來到,也加入辱罵:「你好重啊,抬你抬得好辛苦呀,肥婆!」最後終獲准站起身,走了一段路,至天水圍警署門口又突然有男防暴警無故正面叉頸,「一手(放)頸一手(放)心口」壓在她身上,她要求警員扶起她,再推她進入警署。

「(連登報平安時)講得輕鬆一啲,唔想畀太多負能量大家。」

在警署內,搜身和落口供的兩名女警繼續向Chloe人身攻擊,指她「好肥好重,搬得你好辛苦呀」,路過的男警罵她為「曱甴」,又冷言冷語:「都幾靚女,做咩咁白癡?個腦咁儍。」

她雖感受辱,但盡力保持情緒冷靜,一直說「我冇嘢講」,警察又要求她解鎖手機抄下重要聯絡人,被她拒絕。警方以非法集結罪拘捕她,但未起訴,手機及衣物則被沒收為證物。同行朋友找來的律師在落口供後已迅速趕到,她清晨6點半獲保釋,由家人接走。

保釋後她第一時間以爸爸手機上連登,看到打格片段才知道當時情況,以「不堪入目」形容,苦笑說:「我會催眠自己冇事,(底褲)冇甩到嘅。」她在連登報平安,獲逾三萬個正評,她說是有意「講得輕鬆一啲,唔想畀太多負能量大家」。

警方後來辯稱,走光事件因Chloe穿裙才發生,指控她激烈掙扎,三名女警無法制服。她直斥「天大嘅笑話」,怪責受害人等同二度傷害:「(警方)已㩒低我,完全冇畀企起身嘅option我,直接由男防暴抬我,嗰一下我都反抗唔到。」事後警方否認事件與性暴力有關,她憤而反駁:「佢哋講嘅嘢冇邊句唔係強詞奪理,雷射筆又話係攻擊性武器,可以着火……根本係敵對所有市民,被捕過程中有機會一定玩殘你。」

去片: